虚拟高校
首页 > 虚拟高校 > 耶鲁大学心理学教授:VR 同理心系误导,或沦为政客工具

耶鲁大学心理学教授:VR 同理心系误导,或沦为政客工具


2016-12-13 12:00 64 0

摘要:技术一直是该讨论的重要组成部分。虚拟现实支持者早已看到这一技术的潜力,无论是使用Oculus Rift来理解流浪汉,抑或是在Kickstart上发起众筹,寄望通过“增加同理心”的设备来终结本可避免的暴力。

我们可以通过同理心拯救世界吗?在过去几年中,这个问题已经成为公共辩论的热点问题之一,因为人们试图找出谁应该得到同情,谁不应该得到同情,以及如何能培养更多的同理心来解决我们的问题。

技术一直是该讨论的重要组成部分。虚拟现实支持者早已看到这一技术的潜力,无论是使用Oculus Rift来理解流浪汉,抑或是在Kickstart上发起众筹,寄望通过“增加同理心”的设备来终结本可避免的暴力。

著名的耶鲁大学心理学教授保罗·布鲁姆(Paul Bloom)指出,所有这一切都是种误导。他的新书《Against Empathy: The Case for Rational Compassion》(反对同理心:理性同情的案例)于本周正式出版。需要首先强调的是:布鲁姆是同理心的粉丝。他认为这是一项重要而强大的体验。但单凭同理心来进行决策会造成真实的伤害,而政客所号召的“More Empathy”(多一点同理心)并非是解决我们问题的答案。

要理解布鲁姆的理论,我们需要分清同理心(Empathy)和同情心(Compassion)的区别。当你切实感受到别人的痛苦时,你就会经历同理心;当你在乎某人,并希望他们的痛苦消失时,你就会产生同情心。两者可以同时出现,但研究表明,同理心和同情心并不一样,甚至会激活大脑的不同区域。布鲁姆认为,对于这两者,同理心更有可能会让我们“误入歧途”。关心别人是好事,但时常去感受他们的痛苦会有不好的一面。

其中一个缺点:同理心存在偏见。我们更容易对跟自己类似的人产生同理心(以及我们认识的人),即使他们并不比别人更值得拥有该份同理心。另一个缺点是同理心会让人十分疲惫辛苦。医生或急救人员经常会感受到别人的痛苦,而他们的救生工作或许会效果不佳。另外,同理心或许会导致错误的选择。如果你强烈地感受到别人的痛苦,你或许会急于采取行动,尽管你的决定在长期来看或许是错误的选择。



The Verge采访了布鲁姆关于一些问题的看法,包括生活在“情感时代”的我们,“跟着感觉走”的危险,以及技术会如何通过同理心来利用我们等。以下是YiVian整理的采访片段。

对VR领域的人而言,同理心是一个令人兴奋的领域。有很多项目可以让你感觉自己成为了另一个人。我们的自然同理心是有限的,所以为什么不通过技术来扩大我们的同理心呢?技术不仅仅只是创新,它还可以带来重大变化。那么其缺点又是什么呢?

同理心技术似乎让人极其兴奋,我个人并不反对人们通过同理心技术来作为娱乐。但如果许多人都想把同理心技术作为一项政治工具,那就另当别论了。

比如,我希望你更关心叙利亚的难民,所以我会让你进入到这台机器之中,然后你就会感受到叙利亚难民的感受。我并不怀疑这一点,在正确使用的情况下,这种技术可能会非常有说服力。但这也存在问题。当自由主义者考虑同理心的时候,他们只会认为同理心会帮助他们,“如果我们有优秀的同理心技术,更多的人会同意我们的观点。”

在现实中,同理心是双向的。有人可以开发出一台机器,让我们对叙利亚难民产生同理心,但这台机器同样可以让我们对失业者产生同理心。因为我们会看到叙利亚难民取代了他们的工作,同时会看到失业者忍受着饥饿排队等待免费食物派发。或者我们可以使用特朗普最喜欢的一个例子:想象一台机器让你感受到某人被无证移民袭击的情形,你会对这名受害人产生同理心。当然,同理心会支持我,但不难想象任何一方都可以利用同理心。唐纳德·特朗普在这次选举中充分利用了同理心。在某些方面,特朗普的优势之一是,人们认为他更真实,能够使人们产生更多的共鸣。

没错,我想到的一件事是,技术会增加我们的同理心,也增加我们的心理负担。

没错,政策问题十分困难和复杂。“我们有更多的同理心,世界将会变得更美好而我们也会做好事”这一假设是错误的理解。并非所有事情都是我们个人的工作。如果你使用这台机器来让个别美国人更关心叙利亚难民,也许他们会捐钱,但这跟政府行动是完全两码事。

如果你让我对没有被美国平价医疗法案覆盖的某人产生同理心,这是否意味着整个法案不好,我们应该将其取消呢?我知道自己说的事情并不浪漫。但事情十分复杂,从医疗保健到战争,每个政策都有赢家和输家。你总是能对某人产生同理心。所以问题是,从长期来看,这是否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另一件事情是,很多人会呼吁你去感受边缘群体的痛苦,比如在学校受到歧视的同性恋孩子或被警察骚扰的黑人少年。这是种绝望的傲慢。对于像我这样的人来说,如果要让我体验假设被性别歧视的女性或惧怕警察的黑人少年的感受是怎样,我认为这真的是种傲慢。认为“成功唤起同理心是让人们在世界上做好事”的假设会把标准设定得太高。

即使我不知道同性恋孩子被欺负的感受,但我仍知道欺凌是错误的行为,我可以知道人们应该尊重和礼貌对待别人。不需要身同感受地去对一位被性骚扰的女性产生同理心,我也知道性骚扰是一件坏事。

你主张专注于理性而不是同理心。但是,根据伦理道德,“理性”也存在偏见,并会导致违反道德标准的可怕决定。例如,人种优生学和科学种族主义。

理性具有缺陷!但事情是这样的:每当有人说‘推理导致错误的转折’的时候,我就会想,他们是怎么知道的?通常情况下,他们知道这一点的方式是仔细思考并使用理性。

现实世界中有很多由于人们的理性存在偏见和困惑而导致各种各样的坏事的例子。我们并不完美,但在某种程度上,理性有一个巨大的优势,因为我们可以共同推理。这是科学的过程。你对某事进行论证,我看到论证中的漏洞,我们一起达成共识。这是聪明人彼此交换思想时的和谐。

如果你希望说服别人你自己确信某个观点,真实的感情流露是个好方法。但因为同理心可以作为武器并用于对付其他人,不滥用同理心并尽力做到真正公平、合理和公正的人不太可能会对世界造成伤害。

所以,我们有同理心 vs 理性。现在已经有培养人们理性的研讨会,研究也表明同理心可以培养。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选择,你可以学习去包容更多的人。为什么不努力改善同理心,而是拒绝其成为我们的指导呢?

我完全赞成培养理性。但培养同理心存在缺陷。正如我们所说的,同理心存在固有的偏见,所以即使你可以训练自己来抛开偏见,但整体来说仍不一定是正确的事情。你只是得到不同的偏见而已。

而且能在多大程度上处理我们的情绪也存在局限。要让我会对陌生人产生比自己孩子更多的同理心很困难。这就像是在说我们应该训练我们的胃,让没有味道的豆腐和未煮熟的蔬菜尝起来像是最美味的食物一样。如果可以那确实会很好,但事情的原理并非如此。你可以进行一点修改,你或许能学会喜欢某些食物,但你会陷于某些事情上。

现在增加同理心的呼声似乎越来越高,但你确定这并非只是言语上的争论吗?也许当人们呼吁“多一点同理心”的时候,他们并不是需要我们切实地去感受别人的痛苦。也许他们只是使用“同理心”这个词来表示“善良”,只是希望我们对其他人更好。

语言具有随意性,而许多关于“同理心”的言论只是劝人向善,这很了不起。但除此之外,许多人(包括许多神学家和哲学家,政治家和科学家)之间的信念确实相同:同理心,去感受别人痛苦的同理心非常重要。

人们希望在日常生活中真实地表达情感。单单说“我想了想,我认为特朗普当选是场灾难”还不足够,你希望人们谈谈这件事让他们多么难受,比如一个星期都不能下床。

这种谈话兴起的原因,至少心理学家认为,是理性的不信任。这标志着我们并不生活在一个理性的时代,我们是生活在一个感性的时代,我们需要‘聆听自己的内心’。

很明显,我认为这种观众错的很离谱。在过去几年里,政治上发生的许多不好的事情,如战争,这并不是因为人们想太多,这是因为人们都在追随他们的内心。许多最丑陋的花言巧语,导致战争和种族灭绝 的花言巧语出现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对一个群体产生太多的同理心,或者对另一个群体缺乏同理心,并且不遵循自己的理性。

我希望看到文化力量的变化,让理性和理性能力更珍贵,所以当一个领导者出来说,‘这是我选择战争的原因’时,他们会说说‘看,这里是成本,这里是好处’,而不是说‘让我和大家分享一个故事’。当谈到向慈善机构捐赠时,例如,现在上网评估该慈善机构是否能让世界更美好已经很正常。所以这并非幻想,我们正看到一点革命的味道。

我有许多心理学的同事认为我们人类基本上是非理性的情感生物,而我们认为这是特朗普一路下来当选总统的原因。但我们能做得更好。人类一再显示出非凡的智力潜能,我们可以更好地使用这一点。

分享好友:

相关推荐

  • Lifeliqe与微软合作,将HoloLens带入课堂
  • VR教育能够为年轻人带来一个“月光宝盒式时光机”
  • VR First将在全球高校建设50家VR实验室
  • 新技术发力抢攻教育应用 AI与AR哪个更适合?
  • 【发布者:VREDU】
    【资讯来源:YiVian
     标签:虚拟现实教育学习VREDUVR科技教育
    本文由 VREDU 转载,再次转载需注明出处和链接

    评论(0条评论)

    登录
      暂无评论